第121章 番外:醋味狐狸(1)(1 / 2)

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

四月初,《別怕是我》正式下映。

宋見初製片的首部影片,票房口碑雙豐收,對初次擔任製片人的宋見初來說,是事業上首次迎來的巨大成功。

所有人都以為這個網紅轉型的天才製片人即將揚帆起航,正式進軍電影行業。

兩個月後,卻傳初宋見初加入考研大軍的消息。

已經開始期待大製片人下部作品的網友們頓時炸鍋了。

【what??兒子你為什麼想不開?】

【好的我平衡了,原來有錢人也是會選擇考研的】

【弟弟為什麼不繼續申請國外研究生?莫非是因為沒參加高考有遺憾嗎?】

【學霸的心思大家不要猜,寶貝兒子我們網課見!】

【所以見初song也要背肖秀榮嗎?好耶!】

【寶貝信我,你會後悔的,考研狗的悲催你不懂】

……

其實宋見初早在幾個月前就已經收到了國外某所名校的offer,沒有選擇電影製片類的學科,而是繼續攻讀本科的專業方向。

但經過諸多考慮後,他還是決定留在國內繼續學業。

雖然宋見初對誰都沒有明說,但大家都心知肚明,做出這個決定是因為他的愛人。

慕野的大部分工作都在國內,不可能跟他一起出國。如果選擇出國讀書,哪怕他再努力趕學習進度,至少一兩年的分居也不可避免。

國內的頂尖大學一些學科的發展絲毫不比國外遜色,學習對宋見初來說隻是一種自我充實的需求,他覺得沒有為此和慕野分居的必要。

而且讓他繼續上學是慕野的建議。

即使在事業上表現優秀,畢竟宋見初的年齡在那裡,慕野不希望他過早進入社會。未來要在社會上生活的時間還很長,純真的學生時代是非常寶貴的人生體驗,慕野不想讓他錯過每一個特定的成長階段。

十二月末,宋見初參加研究生招生考試。

三月,宋見初以初始總分第一名的成績進入b大專業復試。

六月,宋見初以復試總分第一名的成績被b大錄取,收到了錄取通知書。

網友們目睹了一係列熱搜,從最初看有錢人考研的娛樂心態,漸漸笑不出來,最後一片苦澀。

【原來真有人政治能考到95分,我一直以為是考研機構為了招生編出來的傳說】

【看明白了嗎?咱就是普通人,和有沒有錢沒有關係)】

【我先撤了各位,這世界沒法混了[揮手]】

【聽我說宋見初,我謝謝你當年沒參加高考)】

【家人們聽我一勸,快把考神的照片貼在床頭,努力學習不如每日一拜[祈禱]】

【我這有考神母校珍藏版寸照!!要的私我!】

【樓上姐妹!私了!】

【求考神嫩照!!感謝人美心善的姐妹!】

【我是真的很需要跪求姐妹發我!好人一生平安,來世當牛做馬!】

考神:「………………」

考神臉色難看,手機差點在手裡被捏碎。

他當初怎麼就放過了那個破學校?

一大早就受到強烈的精神刺激,宋見初周身氣壓極低,靠在床頭目光沉沉地思考怎麼徹底銷毀那張照片,讓它以後在地球上任何角落都不再出現。

慕野翻身動了下手臂,睡眼惺忪地靠過來摟住他,看了眼他的手機屏幕,沒忍住差點笑出聲。

瞬間感覺到宋見初的表情又涼了幾分,慕野馬上平靜表情,摸摸他的頭:「別生氣,網友們沒有惡意。」

宋見初:「怎麼才能把這東西徹底銷毀掉?」

慕野挨著他肩膀坐起來,接過手機認真看了看:「其實我覺得,與其銷毀,不如合理利用它的價值。」

宋見初:「?」

「把照片掛到nft上拍賣電子版權,肯定比那些像素頭像更值錢。」慕野攬著宋見初的肩膀,又開始一本正經地開玩笑:「上架後我第一個拍,說不定靠每次轉賣的分紅就能成世界首富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以後就不用靠初初養老了。」慕野靠在他肩上抬頭親了親他的臉,不要臉地說:「我是不是很聰明?」

「。」

宋見初眼神復雜,把手機拿回來。

沒搭理他。

慕野跟宋見初搶手機,兩人莫名其妙打鬧起來。

「嘖。」慕野睡衣紐扣半敞,坐起來摸摸手腕上的牙印:「誰家小狼狗,哥哥都舍得咬。」

宋見初早就不是那個動不動就臉紅,慕野說什麼鬼話都聽的小奶狗了,現在在家受了「欺負」偶爾會反抗。

但慕野一裝可憐,他還是會心軟。

宋見初愣了下:「咬壞了?」

「紅了。」慕野神情委屈,給他展示手腕:「好狠啊宋見初。」

宋見初忙起身去看,一直護著的手機扔到一邊:「我看看。」

他的臉剛湊過去,慕野忽然抬頭,唇角不懷好意地微微勾起。男人眼裡醞著迷離的霧氣,獨特的瞳色在晨光中濃鬱誘惑。

宋見初被美色迷惑的一瞬間,溫熱的手用力攬住他的腰。

慕野十分順利地得了手,眯起眼浪盪又自然地舔進他口中,膩人地纏著他的舌尖,攪動出令人臉紅的唾液交換聲。

「!!!」

沒有任何防備,宋見初被狡猾的狐狸拽進被子裡輕鬆壓住。

「哥。」宋見初很久沒被這人調戲到臉紅,心跳劇烈地偏開頭,嘴唇濕潤:「不行,我下午要去見導師。」

慕野最近越來越無法無天,來了興致才不管這麼多,熟練地伸手進床頭櫃摸出一枚薄薄的塑料包裝,單手掀掉上衣,繼續用男□□人。

慕野一手摁著他,牙齒叼住一角性感地撕開包裝,用含情脈脈的眼神連哄帶騙:「就一次,不耽誤你時間。」

宋見初信他才有鬼。

「哥哥今晚就要出差了。」慕野非常不要臉,語氣可憐地說:「最年輕可愛的初初,隻能睡到這一次了。」

「……」

但他每一天都是最年輕的一天。

明知道這人又在鬼扯,宋見初還是自願中了招,閉上滾燙的眼睛,乖乖躺好。

慕野還算言而有信,快到中午才不舍地放了人。

以好奇研究生報道的流程為由,下午慕野作為半個家長一起出了門,親自開車把宋見初送到學校。

為了不擾亂學校的秩序,兩人全副武裝,臉遮得很嚴實。

因為出道太早,慕野幾乎沒有經歷過正常的大學生活,這是他最大的遺憾之一。

宋見初繼續上學他也算是間接圓夢。

護送狀元來學校報道,即使裹成粽子沒人認出他,慕野還是相當得意。

好幾次路過正在議論今年研究生院新生係草的同學們,慕野突然停下腳步,想要「自然地」摘下墨鏡。

都被宋見初及時攔住。

他隻能改成口頭炫耀,駐足在新生錄取名單前,在宋見初耳邊滿意嘆息:「初初,我是不是很厲害。」

宋見初:「?」

這難道不是他考出來的成績?

慕野稍稍拉下墨鏡,眼神曖昧又得意:「雖然我從小到大沒考過第一,但以後我天天都能睡到——」

宋見初馬上把咖啡吸管懟進他嘴裡,心髒狂跳看看周圍,後悔地說:「慕老師,求你安靜一點。」

「唔。」慕野叼著吸管,對他微微一笑,眼尾漂亮地彎起。

宋見初防禦能力退化,又開始臉熱,不自然地轉開視線。

以前上學宋見初考第一是很正常的事,學校裡所有人都對他的成績習以為常,回到那個冷冰冰的家裡也沒人會誇獎他。

但這次考試,他從頭到尾都感受到一種從未體驗過的愉快。

尤其是現在,看到慕野這麼驕傲,宋見初竟然也有點自戀地覺得,他好像是挺厲害的。

然而事發突然。

慕野送狀元報道的好心情,持續到見宋見初導師的那一刻,突然垮掉。

「陸教授,您好。」慕野很快調整好驚訝的表情,和教授握手。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

#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