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三章 千年帝都(1 / 2)

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

駱安覺得朱四對朱浩的信任已快到魔障的地步。

興王府上下都知唐寅是能人,聲名在外不說,之前王府上下那麼多事都是唐寅一手操辦,你這個未來的興王居然會說他不懂權謀?

還說朱浩比他強?

真是孩子心性!

駱安按朱四的吩咐,安頓下來後,去外邊稍微打聽了一下最近京城流行什麼。

回來後向朱四匯報。

「京城以鬥狗、鬥雞、鬥蛐蛐為市井之人最熱衷之事,此外就是玩格子遛鳥……還有人在市井設雙陸、圍棋等為擂台;另有從江贛、湖廣地方上起源的新戲,在京師也頗受人推崇……」

駱安這個人最大的好處,就是比較實誠,上麵吩咐下來的差事,一絲不苟完成,至少在調查京城玩樂之事方麵,下足了功夫。

朱四眼前一亮:「湖廣的新戲?是不是咱安陸的戲?」

駱安心想,安陸那個小地方,就算有人唱戲,還能影響到京城風尚不成?又不是什麼知名的地方戲種!

「唱什麼的?」

朱四問道。

駱安回答:「好像叫……《西遊記》。」

「是了是了,那就是朱浩編的戲,跟之前的《白蛇傳》都是一路的,朱浩可真厲害,他編的戲在京城都這麼出名了嗎?」

朱四對朱浩寫的戲文非常熟悉,沒事就喜歡拿回去慢慢看,自然知道這些。

駱安平時少有在王府,長駐王莊,就算王府開堂會的時候他都沒去觀看過,聞言不由皺眉。

朱四道:「聽戲挺麻煩的,鬥狗、鬥雞又太過凶殘,那就玩蛐蛐,我在安陸時就聽朱浩說過,有人喜歡玩這些小玩意兒……」

駱安急忙提醒:「殿下,此乃玩物喪誌,實不可取。」

朱四板著臉道:「那是聽我的還是聽你的?我天天在這裡讀書就可取了?先去弄,再就是找人回來跟我一起玩,有不懂的地方……還能教教我。」

駱安此時才後悔幫朱四調查京城流行的玩樂項目,這不是把小興王帶入歧途嗎?

這要是回了安陸,別人還不斥責他沒辦好差事?

估計助紂為虐的話都能說出來。

「殿下……」

「駱典仗,你聽命行事即可,我們現在身處險地,隻有出其不意,才能置之死地而後生……」

駱安聽得一愣一愣的。

一個半大的小子,就算你地位崇高,還能教育我?

可不執行又不行,無奈嘆息後,駱安隻能聽命做事。

……

……

朱四進了京城,堂而皇之在他的臨時住所內,開始了玩樂生活。

以他的年歲,對女色沒多少興趣,再加上此行王府沒有給他安排女眷,使得他根本就沒往這方麵想……

這也是他第一次離開父母的管束,有了一定自主權。

一個半大孩子獲得自由的第一件事,當然是玩個夠。

朱浩的獻策,非常符合他的想法,所以這次他恣意享樂,並不完全是執行朱浩的計劃,更多是因為他心裡的確很想玩。

於是乎……蛐蛐被帶到他身邊。

除此之外,還有一些別致的把件、玩樂之物,朱四不缺錢,好東西買了一大堆。

此時京城一處宅院內,朱萬宏剛吃過早飯,意興闌珊拿出魚竿,提著個木桶,就要出城釣魚。

一名錦衣衛小旗走了過來:「朱千戶,錢指揮使……罪臣錢寧家眷已被捉拿歸案,如今您可以正大光明走出去,不用再怕被其加害了。」

朱萬宏瞪了小旗一眼:「你說的什麼話?我幾時怕過錢寧?一個跟寧王謀反牽連甚深的罪臣……等等,沒被殺頭是吧?」

「是。」

小旗回道。

「那還是小心一點,這個人不簡單哪……哦對了,可知是何人繼承錦衣衛指揮使的位置?」朱萬宏本來想諷刺錢寧一番,但聽說錢寧隻是被抄家,人還在大牢裡,趕緊把話收了回去。

小旗搖頭:「不知。」

朱萬宏嘆道:「知道是誰又如何,反正又不是我,十有八九是平虜伯的人……」

小旗試探地問道:「會不會平虜伯自己兼任?」

「這……也不是沒有可能。」

朱萬宏好像突然想起什麼,又問:「興王……世子那邊,眼下如何了?」

朱萬宏從安陸到京師,領到的任務依然是監視興王府,當然現在主要是監視小興王的一舉一動,隻不過他的頂頭上司錢寧完蛋了,等於說此時已不知道給誰效命,畢竟朱家的任務一向都是直接跟錦衣衛指揮使對接,最多有時候多個中間人,隻是現在中間人就是朱萬宏自己。

小旗道:「興王世子到京城後,閉門謝客,其實也無人前去拜訪,聽聞在城中大肆搜羅奇珍古玩,買了很多……蛐蛐回去,無心學業,看來是……沉迷玩樂。」

「是嗎?」

朱萬宏笑著眯起眼,「厲害厲害,一個小孩子就知道韜光養晦。」

小旗不解:「何為韜光養晦?」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

#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