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4章 我隻要她一人(1 / 2)

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

曾武的賣力求饒根本沒起任何作用,他很快就被人大力的拖拽了下去,那淒淒慘慘的聲音劃破了長空,讓整個寧靜的院落顯得十分可怖。

待院落再度靜下來之後,謝八爺方才道:「你將婉兒留在了客棧中?」

趙懷安掩在袖中的手緊了緊,抬頭,他直直的看向了謝八爺:「這些時日天氣悶熱,她一直休息不好,如今好不容易涼快了下來,我便沒擾她休息。」

頓了頓,他又道:「義父,婉兒是我發妻,我隻要她一人!」

謝八爺自是聽出了他話語間的意思,見自己這義子麵色認真而倔強,謝八爺忍不住笑了笑。

「我不會再傷她。」

他怎麼可能傷她呢,阿殊是他的妹妹,若婉兒當真是阿殊的血脈,那她就是自己是外甥女。

自己這當舅舅的,隻會將她捧在手心裡護著,怎還舍得傷害她!

趙懷安完全沒有想到謝八爺會這麼快就答應,詫異之餘,就聽謝八爺道:「好好待她!莫讓她攪和進來。」

若她當真是阿殊的血脈,必要時,他會讓她走另外一條更安穩的路。

趙懷安錯愕的朝謝八爺看了一眼,又想起那日義父叫的那聲『阿殊』,他恍然意識到了什麼。

「多謝義父成全!」趙懷安如釋重負。

待他從謝八爺院裡出去時,他並沒有去別的地方,而是直接去了水牢。

水牢中,寂靜無聲,暗的可怕。

隻聽時不時的有嘩啦啦的水聲傳來,隨後,便是曾武那不甘心的聲音:「救命,八爺,放了我!你們快放了我吧!」

周圍的站崗的人麵色漠然的走來走去,儼然像沒有聽到他的話語一般。

曾武目眥欲裂,叫聲越發淒厲:「你們這些人都死了不成!我是曾武!你們這麼做就不怕我師傅知道了以後找你們算賬!趕緊把我放了,不然,我把你們全殺了!」

趙懷安一來就聽到這話,他忍不住冷笑了一聲,緩步走到了曾武所在的水牢處,就那麼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在水裡掙紮。

「你來乾什麼?趙懷安,你還想殺我不成?」曾武恐懼的往後縮了縮。

「我?殺你?怎麼可能呢?」

曾武聽得這話,麵上一鬆,似又想到了什麼一般,忙殷勤道:「師弟,你救救我,我們好歹也是同門師兄,當年在山上,我雖有不對,可那畢竟都是小時候的事兒了。你去跟你義父求求情,你告訴八爺,我隻是為了將敵人引到毒蛇窟罷了,我並沒有想過背叛他!」

趙懷安譏誚一笑:「你都跟我娘子說我殺了大師兄,說我不是善類,試問,我又怎可能為你求情?」

曾武瞳孔用力的縮了縮,整個人不敢置信的看著趙懷安啊,忽然間他有了一種可怕的猜測:趙懷安就是來殺他的,和當初殺大師兄一樣,他想要一刀解決他!

「你,你!」曾武驚恐不已。

趙懷安朝他咧嘴笑了笑:「別誤會,給你痛快,豈不是便宜了你。你就這樣睜著眼,慢慢的看著自己死去,偏又無能為力,不是更讓你恐懼嗎?」

「趙懷安,你這個心狠手辣的!你遲早要遭報應的!你不是最看中你那夫人嗎,你還不知道吧,她和密道裡那男人的關係可不簡單,他們早就眉來眼去了,就你一個人還被蒙在骨子裡呢。」

趙懷安麵色冷凝,緩緩回頭看他,皮笑肉不笑:「你就多擔心擔心自己吧。」

說完,他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:「這水牢裡的水也確實太過乾淨了一些······」頓了頓,他扭頭就讓人去抓些蛇蟲鼠蟻的往裡麵放。

曾武麵色一白,渾身都因過度惡心而泛起了雞皮疙瘩。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

##